会员入口 | English | 中 文
首  页 > 药品质量安全警训

没有仿制药会怎么样?(附美国原研药和仿制药涨价排行榜)

过去三天,在全球制药界掀起轩然大波的是图灵制药公司,其让弓形虫病老药Daraprim (pyrimethamine、乙胺嘧啶)一夜之间涨价了40倍,从13.5美元涨价到750美元,而现在这场不断升级的风波,在制药业震耳欲聋的反对声中已经近乎沉默。

而且很有可能出现如下的情况;愤世嫉俗者可能会说,图灵制药公司适合当整个制药业整洁形象的替罪羊,即使该公司拥有让药物涨价的权利。但是,据医疗健康领域行业及市场调研公司EvaluatePharma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在涉及到不断上涨的药品价格时,图灵制药公司并不是唯一的罪魁祸首。

这份报告源自EvaluatePharma的销售额和市场容量模块,该模块囊括了美国医疗补助计划覆盖的30000只的药物的药房采购价格,该数据每周更新一次。报告中的药物排名根据今年二季度和去年二季度,美国药房平均采购价格之间的差异大小进行排序。

当然,该报告的数据并不完全详尽,同时还需要排除进一步的折扣,医院药物更是如此。但是,该报告告诉人们,哪些公司由于种种不同的原因,上调了药物的价格,从而为解决比图灵制药公司更大,让美国医保支付方背上更重负担的现象提供了依据。

美国无仿制药可用的原研药涨幅TOP10

美国有仿制药可用的原研药涨价TOP10

美国仿制药涨价幅度TOP10

上述数据暗示,虽然图灵制药公司和陷入困境的首席执行官Martin Shkreli可能已经成了药品价格不断上涨风暴中的一根避雷针,毕竟对于生物制药公司来说,药品涨价的问题并不会很快被解决。

这场争论已经快速升级。目前的问题是,此前还是制药业观察家的主要感兴趣的话题已经演变成人们生活中的主流话题,昨天还引发了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发布了解决“药品价格欺诈”的方案。希拉里克林顿的介入使得整个医药行业遭到重创,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本周一暴跌4.3%,并且周二继续下跌2个百分点,且一度大跌超过3%。

图灵制药公司现在看起来在Daraprim的涨价上采取了180度的大转弯;而几天前,Rodelis制药公司在抗肺结核药物环丝氨酸(Cycloserine)的涨价问题上举了白旗,此前Rodelis制药公司计划从Chao Center获得环丝氨酸后,从15美元每片涨价到360美元每片。最终的价格暴降至15美元每片,环丝氨酸(Cycloserine)并不是新药,是上个世纪60年代由礼来研发出来的药品,其专利早已过期。在2007年,礼来把北美大陆销售权转让给了附属于美国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的一个非盈利性组织Chao Center。

药品定价权

但是,这一次的风波已经让美国惹人注目的药品定价权暴露出来,在美国制药公司尽一切可能拿下所想要的高价格。所有的诸如图灵制药公司一样的公司向外界显示,美国缺乏任何能控制药品涨价的机制,并且为这一点提供了合乎逻辑的结论。

当然,记住效仿的风险是非常重要的。对于给创新、处于专利期保护的药品定价所施加的压力要弱于数十年以上,已经失去专利保护,本身就是仿制药的药品。更重要的是,高昂的药品价格对于资助研发是必要的,而这点恰恰是图灵制药公司首席执行官Martin Shkreli反复提及的。

现在分歧已被放在一边,图灵制药公司是紧随现已成为马林克罗制药公司子公司的Questcor制药公司的诸多小公司中的一员,Questcor制药公司在获得H.P. Acthar gel之后,利用法律的漏洞,通过获得孤儿药物的适应症赢得了保护,并且使得该药物的价格高达28000美元每支。

图灵制药公司的策略略微有点变化:Daraprim相对于竞争对手来说稍微安全一点,由于在美国的销售渠道被严密控制,因此虽然该药物已经失去专利保护,竞争对手想要获得可以拷贝的蓝本仍然是比较困难的。

在领导图灵制药公司之前,他还曾领导过Retrophin,并采取了与Questcor制药公司大致相同的策略。图灵制药公司身后还有一群公司,其中就包括了Rodelis制药、Perlstein Lab、马拉松制药和Catalyst 制药。

民主党的承诺

9月22日,希拉里克林顿披露了在周一的承诺中降低药品成本的细节,:要求制药公司投入,同时建议禁止仿制药公司之间签订的“延迟支付”协议,允许医保机构开展药品价格谈判,缩短生物药的数据独占期,从目前的12年缩短至7年。

希拉里克林顿的方案中可能有点新意,但是不要忘记,对于一位2017年的民主党总统让药品定价立法通过国会的真实的机会是非常渺茫的。但是美国人不得不面对老药价格暴涨的显示,同时调价在美国这样开放化的市场又是多么危险。

从过时的,失去专利保护的小分子药物的涨价,转移至在24小时内提出削减生物制药的市场独占期,对于图灵制药公司来说是一个跳弹。但是,美国药品定价的争论立足于何方,整个生物制药业得多亏了图灵制药公司及首席执行官Martin Shkreli。

图灵制药公司的故事已经转变成澄清修改美国生物制药数据独占期的建议。

中国蛋白药物质量联盟